李笑来变脸:从人生导师到韭菜之王

发布时间:2019-09-26 14:51:50 来源:可提现抢庄斗牛-抢庄斗牛-抢庄斗牛提现点击:18

  

  李笑来摘掉面具,人生导师骤变韭菜之王。

  7月4日,一段时长50分钟的谈话录音在微信疯传,主角正是币圈大佬李笑来。他在录音里大谈自己利用网红身份和概念炒作“割韭菜”的经验,并把散户称为“傻X”。此外,李笑来还以目空一切的姿态对多位币圈名人疯狂吐槽:老猫曾经是nobody,帅初做的是空气币,赵长鹏人品不好,徐明星有黑历史,孙宇晨是个骗子……言辞鄙俗、价值混乱,有人做了统计,50分钟的录音里,李笑来24处提到“傻X”、24处提到“妈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笑来录音”引起了外界极大的关注和争议,但忠实粉们殷切期待的“辟谣”并没有如愿到来。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李笑来间接确认了录音的真实性,甚至还试图对其“正向解读”:“大钱不是挣来的是捡来的”、“得屌丝者得天下”、“做理性人挣非理性人的钱”……

  作为币圈大佬,李笑来向来不缺是非。但在过往的多次整改行动和撕逼风波中,他总能大事化小、全身而退,把危机对其人设的影响降到最低。唯独这一次,李笑来露出了真面目,丝毫不能修饰。

  在和币圈、链圈摊上关系之前,李笑来屡屡以“新东方名师”、“畅销书作家”示人,他教人学习、教人理财,拥趸甚多,堪称“人生导师”;深陷币圈之后,李笑来变身“比特币首富”、“天使投资人”、“连续创业者”,教人、帮人甚至亲自上阵忽悠、炒币、“割韭菜”,堪称“韭菜之王”。

  我们不禁想问:是ICO迷惑了李笑来,还是他本来如此?

  揭开割韭菜套路惹众怒

  “尴尬了。”看到录音疯传的李笑来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还配了一个闭嘴的表情。

  这条录音录制于2018年春节前后,背景是几位币圈从业者向大牛李笑来请教经验。李笑来不吝啬,毫不隐晦地大谈区块链“割韭菜”之道,即用个人流量炒作项目并收割散户;此外,他还自曝多个币圈明星项目是空气币。

  以下是李笑来在录音中谈到的几个核心观点:

  1. 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如果你随波逐流地认为价值投资是对的,那你注定是个平庸的人。

  2. 在区块链想要达成目标,第一要想办法成为网红,区块链的价值里最大的价值叫共识价值。项目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

  3. 傻子太多了,傻子多、有共识,也会产生价值。我们作为自认不傻的人也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4. 谁像我一样有100万读者?熊市,你赚不了钱,你就攒人气。我开了微信公众账号,次年罗振宇帮我卖书,马上我又跟他合作开专栏。

  5. 区块链世界的特点跟之前的互联网一样,得屌丝者得天下,散户最牛逼,别看你现在天天骂散户,就是他供养你,你骂人家干嘛。

  6. 开始不用和行业大佬结盟,先把自己车子搞起来,实力上涨,到最后他会跟你结盟。核心是:第一,建社群;第二,找一个目标去炒作。

  7. 你不要把忽悠理解成贬义。

  8. 一定要自己开交易所。

  传授经验之外,李笑来还对以太坊、EOS、NEO、Ripple、莱特币、量子链、波场等多个全球区块链明星项目“指点江山”,甚至连自己的前老板俞敏洪都不放过:

  1. 以太坊之所以能红,主要得益于当年“央行突然要求交易所里的比特币不能提现”。

  2. Ripple核心团队都他妈走光了,然后若干个联合创始人都把币砸光了,软银进来看了一圈,也他妈没看懂,就说我们开始支持Ripple,啪就涨上天了。

  3. 莱特币的创始人是个傻X,但干了件牛X的事,靠“比特币是金,莱特币是银”忽悠到今天。

  4. 赵长鹏人品不好,跟徐明星有黑历史,但时势造英雄,大家退了他不退,所以成就了今天的币安。

  5. 帅初的项目是空气项目,什么都没有落地。

  6. NEO也同样是个傻X项目,达鸿飞手里没有几个币。

  7. 孙宇晨是忽悠,明知道他是忽悠都不好意思骂他忽悠,怕别人骂自己傻X了。

  8. 在新东方时,我的书才是真正的销量第一,俞敏洪你不能算,招一个学生送一本,这你妈的我能跟你拼?

  如此直白的倾诉,被人评价“比李笑来三千多块钱一节的课还值”。

  

  李笑来微博,疑似默认录音内容

  各位币圈、链圈人士都坐不住了,纷纷讨伐李笑来:

  1.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在微博中回应称:骗子看谁都是骗子,傻X看谁都是傻X。

  2. 波场创始人孙宇晨也发微博称:听说我又躺着中枪了。

  3. 帅初则回应区块链真相(ID:chaintruth),“一个项目未上线之前因为未知风险很大,有失败的可能,意味着有成为空气币的可能,但Qtum已经上线主干网络,不属于此类项目”。

  4. 不久前与李笑来掀起骂战的陈伟星也称,“首骗被爆录音,‘走向财富自由之路的方法就是,组织个粉丝社群,发个币给他们,换走他们的钱。’”

  5. 路透社前任全球总编辑史进德(David Schlesinger) 发文称,“币圈大佬录音”事件说明:区块链生态仍旧傲慢地置身于监管之外,为其无国籍、去中心化和匿名性而洋洋得意;在大量的欺诈、操纵市场与内幕交易面前,散户如同羊入狼群。监管缺位的区块链可能会导致全新形式的全球经济危机。

  不过,讽刺的是,主流币价泰然自若,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李笑来打脸史

  2013年是李笑来人生的分界点。在此之前,他是一位传道受业、被人敬仰的老师;在此之后,他苦心经营的人设逐渐崩塌。

  

  面对公众演讲的李笑来

  1. 站台矿机两次被打脸

  李笑来公开走入币圈是在2013年。那时比特币狂涨至1300多美元,李笑来出现在央视的节目中,宣称自己在2011年以1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六位数”的比特币。据此计算,他当时的身家超过1亿美元,堪称中国的“比特币首富”,并借此一炮而红。

  “比特币首富”的身份让李笑来得到了很多人的信任和追捧,他开始利用这种身份为比特币项目频繁站台并试图从中获利。

  当年,李笑来站台杨曜睿做期货矿机项目的传闻早已传遍网络。彼时李笑来曾与杨耀睿在北京微软大厦同台演讲,并宣称自己投资了杨耀睿,大家可以放心购买他的期货矿机。然而此后杨耀睿的矿机多次延期直至变成“砖头”,众多卷入其中的受害者开始讨债,李笑来却在网站宣称自己和杨耀睿无关。

  第二年,李笑来再次为赵东的T级矿机发微博站台,并且称“早知道赵东要做矿机,就不会有去年杨曜睿的事儿了。”然而这一次赵东终究也没能做好矿机的生意,决定退款。无奈之下李笑来删掉了捧他的微博。

  这是成为“比特币首富”后,李笑来第一波被“打脸”的经历。但凭借着“翻脸”的速度,李笑来有惊无险地糊弄了过去。

  此后比特币价格进入熊市,李笑来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高调炒币,转而写专栏,攒人气。

  2. ICO叫停前后判若两人

  2017年6月,由李笑来参与的EOS(区块链操作系统)项目仅用5天时间就融资1.85亿美元,7月初该项目的市值一度冲到50亿美元,在ICO(首次代币发行)行业轰动一时。7月10日,李笑来又宣布了另一个更具争议的ICO项目——连白皮书都没有、只有官网上几百字介绍的PressOne,6天融资5.2亿人民币。公开资料显示,李笑来是EOS、PressOne项目的ICO发起人。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7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这份公告将包括ICO在内的代币发行融资定性为非法融资行为,当日晚间,数字货币EOS官方发布声明,不承认天使投资人李笑来是“EOS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高级人员、信托、员工、代理人或团队成员”。

  9月7日,李笑来接受《财新》专访时称,“(ICO)这个过程,我们其实也很头疼,它是一辆开起来就刹不住的车。”又两天,他自己写了《李笑来认错:投资不只是个人的事,不该给社会添麻烦》,表示:“真的错了,这跟过失杀人也是杀人的一种,依然要承担责任一样。”承诺将按照规定清偿投资者的代币,并在短时间内迅速清退包括PressOne在内的15个项目。

  然而风头一过,李笑来重新抬起ICO的步子。2018年1月,李笑来甚至亲自在微博以发糖果的形式推广由他发起的ICO项目Candy。

  

  为自己的项目Candy发糖果

  同时,他还创建了号称国内最贵的年费社群——区块链私募俱乐部,该俱乐部向会员提供ICO私募项目,但收取年费为600ETH(彼时约360万人民币)。“笑来录音”事件也发生在这个节点。

  

  李笑来年初发朋友圈建私募俱乐部截图

  几个月前还在大谈拥护ICO监管政策、“虚心认错”的他,转身又成了地下ICO者们的“教父”。

  3. 割不割散户立场大转弯

  在此次泄露的录音中,李笑来大谈币圈“收割散户”的经验,并称“得屌丝者得天下,散户最牛逼,别看你现在天天骂散户,就是他供养你”。言语中充满了对散户的不屑,甚至他还称“项目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

  然而回想2017年底李笑来与郑伊廷(XDite)的公开争吵,彼时的李笑来还在公众面前大谈“不要向散户募资”。在李笑来写的《我为什么说郑伊廷(XDite)是个完全没有信用的人》一文中,李笑来声称自己坚决不同意向散户募资,“如果非要募资,那就最好只面向机构投资者。”

  一方面在公众面前声称不同意向散户募资,另一方面在私下大谈“割韭菜”理论,活脱脱演绎了一出币圈变脸戏法。

  4. ICO站台疑云

  2018年5月21日晚,央视财经频道播出了《聚焦代币市场乱象》栏目,报道指出虚拟币圈风险大,但不断有炒币人依然想搏一把。央视称,李笑来就经常出现在一些项目的宣传中,成为一个站台人,其中也不乏空气项目。对此李笑来表示:“99.99%的情况下我是被站台的,急于赚钱的人是害怕错过机会的,他又判断不了,所以就看站台的人是谁。也许那个人有影响力就意味着这个东西被看好。”

  然而在5月10日,李笑来的合伙人、INBlockchain联合创始人、Big.one CEO 老猫在“王峰十问”中,被问及是否有收取项目高额站台费时透露,“有些项目找到笑来,愿意给50%。问题是这些项目根本都看不上,那如果我拿了20%,成功的运作了项目,(这笔费用)是多了还是少了?”言辞一出,几乎默认了行业的站台费问题。

  据链得得报道,在李笑来建立的ETH付费群中,缴纳了600ETH入群费用的群内用户,又直接参与了群主李笑来的ICO项目投资,发起超过10个ICO,后续这些币也大多破发。但李笑来因为收取了至少20%募资站台费而并未公开。

  5. 谁抹黑了区块链

  2018年3月,李笑来在“王峰十问”中面对众多媒体和币圈人士称:“最委屈的不是我个人,我觉得最冤枉的是区块链以及相关的整个行业。区块链冤啊,比窦娥和李笑来都更冤,不知道多冤出多少倍。”“建议大多数人不要入局,少投!”

  看似一段“大佬”的肺腑之言,对公众的谆谆教诲,奉劝区块链新人要谨慎入局、“少投少投再少投”,然而在私下的谈话中却尽显收割“韭菜”的野心。

  李笑来在录音中以布道者的姿态对访问者称,“区块链的价值里最大的价值叫共识价值。项目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他把疯狂入局币圈的炒币者称为“傻子”,“傻子多,有共识(就)会产生价值,我们作为自认不傻的人也必须接受这个事实。”随后他谈起对待“傻子”的方法,“核心是:第一建社群;第二找一个目标去炒作。”

  声称“区块链蒙冤”的李笑来,背后却是这个冤屈的始作俑者。一前一后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揭开了币圈撕裂的价值观。

  6. 消失的理想主义光环

  李笑来在他的作品《把时间当作朋友》中,引用了罗素的名言——“ 很多人宁愿死也不愿思考。” 彼时,他还是一位启迪、引领大众的老师,极其厌恶成功学,他说:“当全民成功变成狂热风潮,成功上升为绝对真理般的、人人趋之若鹜的主流价值观,成功学就是一粒毒药,而信奉成功学的人就沦为牺牲品。 ”

  但没过多久,他头顶“比特币首富”的光环,在得到开了专栏,教人们如何找到“通往财富自由之路”。而在录音事件里,他声称:“我不管你是投机还是投资,赚到钱的才是成功,你投资也可以失败,你投机也可以成功。”

  一位大佬如此评价李笑来:“他通晓人性、无所畏惧、擅长操控他人的情绪,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服别人,原因是他可以激发出人的欲望,因为他曾经无数次合身投入命运的洪流,迄今为止还依然健在。”

  李笑来和他的发小罗永浩一样知道人们想听什么,他善于表演,同时也是个行动派。在新东方做教师培训的时候,李笑来给其他老师做示范,他自信登台,面对台下的五百多名学生说:“没有人喜欢考试,因为所有的考试都——太变态了! ”掌声如雷,李笑来随后又话锋一转,“不过,我居然变态地喜欢变态的考试…… ”他十分得意,“因为我了解听众,于是我就可以说出他们的心声。 ”

  问题是,李笑来是否曾有过自己的价值观和信仰?那个他苦心经营起来的伟岸形象,难道只是最终收割追随者的一个工具?

  布局完备的韭菜王国

  复盘李笑来的割韭菜之路,他从2013年靠“比特币首富”光环发迹,早期通过投资币付宝、云币网积累资源和声望,后来以组建“硬币资本”为标志、彻底进入疯狂收割阶段。

  迄今为止,硬币资本参投超过40个项目,李笑来的影响力也随之进入区块链行业各个链条。据区块链真相(ID:chaintruth)统计,在硬币资本参投的项目中,与ICO直接相关的项目远超10个。其中,涉及钱包、交易平台(所)的项目有Bodhi、COINDASH、LATOKEN、Vechain Status、公信宝、Kcash EverMarkets、BigONE等;直接发行代币的项目有Monaco、SIACOIN、kkcoin、MUSK Token、Candy Token、MobileCoin等。

  区块链项目一直广受诟病之处在于难以实现场景化应用,投机痕迹明显。李笑来深知技术之于区块链的重要性,然而,当技术胶着不前时,资本并不会驻足等待。

  硬币资本参投的项目也不乏致力于场景化应用的。比如,主打社交社区类的项目有ONO、QunQun、ivery.one 、Maggied(麦奇)、Global Social Chain、人人坊等,对标社交网络巨头;Nework对标滴滴和airbnb等个体共享经济类;咔咔买房定位于房产份额P2P交易;游戏链GameChain System、CoinPaws;racingone做赛马生态服务;能链PowerLinks力推电力交易平台;Show.One做直播;Decentraland做VR;教育类EduCoin项目在新加坡发行;网关项目OmiseGO;网络协议类项目hydro、DATA/DTA;资讯类项目QUBE、COINJINJA;生态服务公司AICHAIN。此外,硬币资本还投资了一些公链及开发平台类项目,如IOST 、ZeppelinOS、Lunyr、智能合约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场景化项目或有发行代币的计划及倾向;或已发币,如QunQun币、RRCoin(人人坊代币),EduCoin、麦粒MAG(麦奇代币)等。

  不难发现,李笑来的产业布局已形成合围之势,从宣发、技术、交易、安全到服务组建起了一个小的区块链生态圈。

  真正让李笑来起飞的是发币与交易平台的联动策略。从EOS、PressOne到BigONE,李笑来的几笔生意均与EOS代币绑定并形成利益链条,并通过云币网等交易平台上线。

  分叉、空投、交易对,是李笑来持续不断在边缘游走的惯用玩法。

  在虚拟货币与法币锚定此路不通时,币圈变现的途径在于寻找合适标的锚定或匹配成为交易对。对于标的,一些币种选择与黄金挂钩,还有与美元1:1挂钩的USDT等。对于交易对,则是另一种路径,虚拟货币的发行难度并不高,但其市场认可的程度千差万别,新发行代币打入市场的惯常方法之一便是搭上能交易主流代币的顺风车。

  深谙其理的李笑来,通过分叉和映射在同个平台或链上可实现两次代币发行(BigONE先后发行代币BIG和平台积分ONE;超级比特币映射至Nash),并通过空投代币、保证兼容等方式吸引新用户并维护老用户。随后,在其开发币种不断增多面临认同难题时,绑定标的或对标其他主流代币进行交易或为其开拓市场做出注脚。

  不管外界的反响如何,李笑来的韭菜王国依然我行我素、大行其道。录音事件之后,李笑来没有进行辩解,更没有道歉,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去看了一场电影。

  他说:“我不是药神,后2/3一直泪崩……”

  李笑来原来还是个感性的人呢?

  作者 / 刘景丰 赵兰涛

  编辑 / 贺树龙

  编辑:贺树龙 刘喆